君羽YY

龙嘎的资料整理和个人碎碎念

实力cp室友情

穆朔:

很奇妙,我好久没有这么快速的掉进演员坑里了,综艺入坑,了解一些真人以后没有快速脱坑,当然我了解的也仅限于网上能找到的资料。


发现许多姐妹们还是不太了解,他俩小透明文字资料少,很多都是视频里节目里零零散散说的,把我了解的说一下,方便大家补课(产粮)了。有错漏也请指出,谢谢🙏


大龙,这孩子走上音乐剧之路的方式简单到有点好笑2333


母亲是京剧演员,但没受到京剧熏陶,一句也不会。除了5岁驼背被老妈送到舞蹈班学了一阵,混在一群小女孩中间登台演出以外,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在普通学校里普通的成长的。没什么伯乐听到他嗓音惊为天人收为徒弟的戏剧故事,他像绝大多数人一样成长,然后因为高中学习成绩不好走了艺考的路子。


因为基础不好补习了一整年,从舞蹈开始学,看来的确不是很好2333(普高小孩儿走艺考一般补习半年左右学些文艺常识备几种可以快速训练出效果的节目也就差不多了)在北舞上的培训班,老师就是北舞的,大概就是这个时期接触并喜欢上了音乐剧。当时他准备考北舞,中戏和上戏音乐剧专业,因为北舞直接考上,后面就不考了,高考完文化课就进了北舞。艺考唱的歌是我堂的《不会成真的梦》。


以及他考的那年北舞附中对口的歌舞班还没毕业,所以他竞争对手大多是普高生,所以不会跳舞也进来了。


嘎子说大龙歌唱的特别好,但不太会跳舞。大龙自己说2012年跟同学去实习当跳舞的群众演员,每支舞都要从头学,差点没跳死。自称肢体不协调。


嘎子经历要波折的多。他是家里的幼子,出生时父母年纪都很大了,家里就是牧民,从小说的是蒙语。三岁时父亲去世,七八岁母亲去世,家里四个孩子他最小,牧区经济也不宽裕,他自己基本就是个放养的状态。他抱着父亲留下的收音机边放羊边学会了腾格尔的所有歌,家里人为了他早点养活自己,十三岁把他送进了师范艺校学跳舞。老师说他特别勤俭刻苦,周末都拼命在练习。然后当地文工团找人去表演,艺校去了八个男孩,人家就看中他一个,毕业后,他就进了内蒙古军区政治部文工团,算是有了一份工作。


两年后,嘎还是想继续舞蹈方面的深造,就想去北京上学,家里人觉得稳定工作不能扔,他就自己辞职,揣着攒下的五百块钱站了十几小时的火车到了北京。


到了北京,嘎直奔北京电影学院(当时大概只知道这个?)到了才知道上艺术类院校要艺考。当年北电艺考已经结束了。


解说一下,艺考生需要在高考前一年报名先参加各学校组织的专业课考试,拿到各专业资格证或者排名之后再参加高考。高考分数和艺考都要过线,然后按两个分加权排序或者过线直接按专业排序录取。国内排名前几的几所学校,不但艺考要求很高,对高考分要求也不低,北舞音乐剧2018年全国招14个男生,他们当年名额只会少不会多,还是蛮厉害的。


嘎当时充满热情,留在北京努力打工攒够了钱,之后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进了北舞音乐剧班。(补充)他当年是考上了北电,上戏和北舞,最后觉得北舞万一毕业找不到工作也能去跳舞就去了。(顺带一提北舞学费15000一年,对他来说真的不太容易吧)


之后就是龙嘎的相遇了。


嘎朋友还说了一些嘎的细节,比如从小说蒙语普通话不好,上超级先生的时候因为不爱说话被人吐槽装,现在已经完全听不出了。家里没有经济后盾,家里都是牧民,一个哥哥里他成年后也癌症去世了。


他进文艺圈了却滴酒不沾也不抽烟,从小待人接物有分寸有礼貌,上中国正在听的时候,他每次唱完都会向跑到台边,鞠躬一圈才会回到主持人身边(当然这是音乐剧和话剧的习惯,这里也能看出来他一直把自己的身份放在音乐剧演员上吧)而不管嘎参加什么综艺,音乐剧演员和蒙族都是他给自己的民族身份和职业身份。


龙嘎是13年毕业,那年几乎全班参演了班主任当导演的阿凡提音乐剧,不算上学时排过的《妈妈咪呀》和毕业大戏《rent》,这是他们第一部商业音乐剧作品,13年5月开演的。


因为这歌用的新疆民歌又很高,压力又很大,大龙首演演到一半失声,被换下去,嗓子唱坏了,抑郁的不行,在导演老师鼓励下第二天又上台演了,总算扛住了压力度过了阴影。


14年嘎子上了一年的综艺,超级先生是补选入队,进谢娜队拿了总冠军。这个过程里应该认识了不少圈内人。


按嘎发小的说法他很好相处,到哪里都能交一堆朋友,于是之后参加中国正在听的时候,加油视频里已经有了黄晓明和谢娜;比赛出局的蒙古姐姐孟春花还认他当了弟弟,作为亲人上来给他送饺子。最后他得到了季军。


后面经历基本就是百科能查到的那些了。




俩人还有一个奇妙的交集。大龙说自己初次接触到音乐剧是中学时母亲带他去看《猫》,(应该是2004年人民大会堂的那次)他从此知道了音乐剧这个东西。


嘎一开始选音乐剧专业,则是因为受了伤,担心不能光靠跳舞维生,有朋友给他推荐了音乐剧这个能唱能跳的专业。入学后正好猫巡演,(2009年那次)他去看了现场,觉得那些演员扮演猫简直太厉害了太棒了,一下子爱上了音乐剧。


再说点很碎很碎的个人观感。


大龙这个人,在艺术方面起步并不早,那36个人里有好几个都是真童子功。他像普通人一样长大,对艺术也没有特别的爱好和天分,甚至不能算是很坚持,他自己说看到班里大家都很强,自己要拼命追赶,就想退学了。“你们知道阿云嘎嘛?我那会觉得他就是个艺术家,跳舞跳那么多年,唱歌又厉害,我都不知道他为啥还要来上学。”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这位艺术家带着他,逼他起床练功,教他。无论怎么说,这对大龙来说大概就是开窍的机缘(就像王晰说的碰上一位好老师,突然会唱歌了,角色学声乐是一种幸福)


大龙提起嘎总是笑呵呵的,跟人家说起阿云嘎,下一回就顺嘴说嘎子blahblah。他说嘎子和他合的来,彼此身上有很多东西很喜欢,很欣赏,互相能包容不好的地方。他说嘎子特别执着,一直都是。


大龙虽然说自己是成绩不好才艺考,觉得累就想退学,平时也看着好像都啥啥不在意的,但他其实透着一种倔劲儿,我觉得这应该跟嘎子有一定关联,当然肯定也有其他老师同学的影响——但你身边有个好朋友就那么倔,肯定也不好意思放弃。


大龙说我做不到我非要做到。他看kinky boots就很想演,因为要穿10公分高跟鞋跳舞,而他肢体一直不协调。如果他真的能演,他一定会花大量时间去把舞蹈问题解决。(嘎:谁cue我?




另外大龙和嘎身上都有种非常明显的科班出身的气息,很干净扎实的演唱功底,对剧本和人物的看重。我个人观感是,非专业出身接戏常常会觉得这个有大场面,制作费用很高,有明星什么的,但专业出身的知道那些都是虚的,大龙说选剧本第一看故事,其次看音乐,噱头之类的都是给外面人看的。嘎子说他接遗愿清单就是因为剧本好,然后角色有共鸣。再其次才是觉得导演和班底都不错,能做好。他连音乐都没提。(微博上还有粉丝说他为了接遗愿清单,推掉了已经接了开录的一个综艺)


我是很惊讶的其实233我没想到这个某些科班演员都不怎么重视剧本的时代,这两位音乐剧演员竟然这么传统,可能圈子小,大家都想做好东西,真能形成一个好的创作氛围吧。当然,也可能对他们这个水平来说一般的音乐难度也不在话下了。


生活上大龙这个人其实有点废?有理由的怀疑,因为他说过好几次他需要人照顾,说想跟安琪儿做室友因为安琪儿照顾人,说跟于小鳞成了朋友因为都是老乡都在上海,能互相照顾,不,主要是于晓鳞照顾他。


(这样理直气壮的说出自己需要被照顾也是…捂脸


看大龙讲吉屋出租,会觉得对大龙影响最大的戏,吉屋出租能排上号。对大龙影响最大的人,嘎子能排上号。大龙每次说这个戏都很能说,这是他第一次觉得有了自信。


至于为什么说吉屋出租能cue到嘎子,摘一段大龙原话给大家体会下,“我们俩那会儿…(停住)就大家都在排练,那个角色整天穿着高跟鞋在桌子上跳上跳下,受过伤…我觉得安琪儿这个角色就像天使一样(省略溢美之词xxxxx)


他还说安琪儿很有主意,可以说服他开导他,emmm


大家大声告诉我,你们听这段他说的是谁?谁跟他排练最多?谁穿着高跟鞋还受了伤?谁演的安琪?(是的,嘎那个满场飞的小甜甜安琪是在脚扭伤状态下演出来的)


嘎在被问到自己演过最喜欢的角色说的也是安琪,演遗愿清单时采访说的,说他很喜欢安琪,因为这个角色演的特别过瘾。吉屋出租这种戏,或者说百老汇的戏,角色本身太出彩了,他阿云嘎仿佛一站在台上就已经带上了角色的光环,被所有人注视和仰望,演起来带劲。(主持人这时候说,你也让角色变得更有光芒)另外安琪很温暖,因为得了艾滋所以更要活在当下。


又及,他还说过演安琪结束以后下意识的还是很安琪,然后出去吃饭被其他人投以异样的目光。主持人说出不了戏,他说,因为那是一种状态。(其实好演员演一个角色期间多少都要让自己进入角色的状态,尤其是剧院,你心里没有这么一个灵魂面向,非要硬演是演不像的…于是很好奇拍戏时他俩是怎么一个状态?


讲到这里嘎强调自己内心是个很爷们的人,是蒙古男人,这话我感觉他也经常说,大概因为周围的蒙古人都比较壮,他那时候real瘦(然后下一段他又活灵活现的演了一个娘炮wwwww)


嘎说起他自己的大学生活,总说大学改变了自己的人生。他不爱说话,脸总是挂着,因为上大学要总跟同学交流拍戏,逼着自己开口说话,慢慢的开始会笑了。大学让他感觉到了温暖。


我觉得嘎这个人的神奇点在于,他经历了远比同龄人多的苦,但他好像并么有因此变得愤世嫉俗,提防他人,反而很愿意提供帮助。这如果不是得益于成长环境,那北舞这个集体对他影响一定很大。当然,艺术类院校天天一起排练本身情意要比一般院校同学要深厚。


嘎习惯照顾人,反应非常快,想事儿周全,大概是当班长当的。但他提供的建议帮助都非常实际有效,则是扎实的多年的专业训练和工作中得来的经验。大龙伴奏出问题他一边低声和大龙隔空商量(可能是要换表演顺序但大龙摇头?)他一边立刻主动去找马克老师。


另外嘎是实力主义,非常希望自己的职业和专业被认可,除此之外的一切包括颜值,他都不是很 care,甚至是有点点抵制的。2014年超级先生选秀,他有一场是带着伤上阵的,当时他腰椎受伤还是连歌带舞演得很出色,谢娜说他不让现场导演说出来受伤的事,但是导演还是告诉了谢娜。这个煽情段落里嘎子很明显是不愿意聊的状态,但被强行cue到了,很不情愿的说,我是一个职业演员,上台后就应该无理由演好,我不应该让自己残缺(谢娜纠正:不完美)的一面被观众看到。


还有一点,因为我不是音乐专业,说错勿怪,但我印象真的很深。




嘎跟书剑弟弟排练时,直接给出具体的指点和方案,让我感觉他是非常专业非常棒的老师。


打个比方:这个歌你唱的情绪不对,不走心。这是外行都能说的感想。但作为反馈是不专业的。唱的人会懵逼,怎么走心,怎么唱叫走心?你说“你从心里唱出来”那基本是毒鸡汤废话,骗外行的。


那么有些人会唱一下示范,你像我这么唱。看似ok,但不一定精准,每个人嗓音情况都不一样。甚至很多不在一线唱歌的老师都有这个问题,因为艺术素养够了能听出问题,见的多了也知道根源,但缺乏足够多的一线演出经验,没法给出具体解决方案。


好老师,能够指点这个级别歌手的老师,会像王晰或者嘎子一样,用精准的语言描述一个非常具体的解决方案:你这一句要干净的进来(才会显得走心),你这一句不要唱了我给你垫,下一句你一个人唱整句。这样具体的指点只有艺术素养好(知道歌应该表达什么)实践经验非常丰富(知道怎么表达出来),又有转化成语言描述能力的人能做的精准有效。


书剑弟弟,蔡highC,高阳这么感谢他们的搭档就是这个原因。


大龙也挺强的,他知道叫廖佳琳用空灵的声音去唱梁祝那一段,但这一听就更像一个有艺术直觉,会唱,但不太能说明白的人。他是一个专业非常过硬的音乐剧演员,但暂时还做不了这个级别演员的艺术指导。当然,对他大学才正经学声乐来说,已经很棒了。


 又想起来一点,大龙应该喜欢喝酒酒量也不错的,主持人问刘晓晔(他们系主任)他说经常一起喝酒,演信的时候说到日本就想去居酒屋喝酒,说那边有很多限量的这个那个酒,喝不着看看也行。嘎,据说滴酒不沾?这反差也很嘿嘿嘿呀233




最后。




求龙嘎的粮Q。Q…请给我粮…


这么好的嘎和这么棒的大龙不好吃嘛!

评论

热度(9004)